您现在的位置: 专题>六月>读书笔记
     一月
     二月
     三月
     四月
     五月
     六月
     七月
     八月
     九月
     十月
     十一月
     十二月
 
范兴驰:碎片化知识时代的来临
2018-01-01

作为一篇读书笔记,直接写自己对《宁向东的清华管理学课》这个一门课程的感悟和体会或者收获就好了嘛,怎么还拟了个《碎片化知识时代的来临》这个标题呢?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,但是近期与朋友的交流中我发现,有少部分人不知道为啥学习?我干好自己的工作拿到工资,老婆孩子热炕头就行了,学习干嘛来?多累啊;还有一些人知道要学习,也知道不学习就落伍,但是呢,又不知道怎么去学习?学什么?感觉自己没有系统学习的时间等等;其实,笔者也一直在探索这个问题,也存在上述的一些迷茫。比如,这两天我读了一本书,刚读完好像感触很深,几天过去了就忘了这本书的很多内容;再比如这几天特别希望学习一些经济或者金融的知识,可是在茫茫书海和网络里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,直到新闻中心领导推荐了得到APP和其中的《宁向东的清华管理学课》,我才渐渐地找到了一点学习的方法。

最近,我在这款APP里听了罗辑思维的一节课叫《我们这代人的学习》着实给我了很多启发,主持人罗振宇认为,现在的时代已经进入了一个碎片化知识的时代,就是说现在各种获信息的渠道非常多,内容非常杂,社会发展、工作生活节奏又那么快,所以想拿出个大块儿的时间去攻读一门学问是难上加难,所以我们只有从各种渠道获取各种知识才能丰富我们的大脑,守护我们的知识财富,才不至于让我们落伍。

举个例子,过去农耕时代,一个农民伯伯他可能大字不识一个,没关系啊,好好种地,照样有一口饭吃。但是今天,如果一个文盲生活在城市里,有可能连车都打不到,进了超市有钱都不会买东西,更别说智能手机啊,二维码什么之类的。

所以,我们这一代人的知识认知已经不是“谋生”那个意义上的了,而是“求存”这个意义上的。换句话说,随着社会飞速的发展,如果不学习,你就会对社会环境的信息感知能力下降,下降以后带来的后果就是你原来的生存方式无法维持你的正常需求。

再举个例子,我的父母都60岁了,可是这两位老人的学习力可是一点没有下降,老两口早上出去喝个面条,二维码付账;出去喝个喜酒,得用滴滴打车;什么微信、网上银行、刷朋友圈没有他们不会的,听说最近他们又开始研究怎么用美团团购饭店了,你看,老两口不就是因为对信息知识感知能力的超强,才在复杂的环境当中保卫了自己的知识财富吗?所以说,学习是伴随我们一生的东西,是终身化的东西。

那么,第二个问题又来了,就是我们怎么学?开头我说到有的人包括我总觉得没有系统的学习时间,反过来想,就算我们有系统学习的时间,又能如何呢?能比得过一个在校大学生用四年时间深耕管理学吗?宁向东在一节课也说:“比如一个概念,我作为教授可能要用几十个学时来给学生讲解案例、做题、分析、复盘、考试,而对于很多听众来说,我要用10分钟来给大家阐述一个概念,而且还得让大家听得懂,所以,如果说听我的课你就能够成为这个行业的深耕者也不现实,但是你听了我讲的这10分钟了解了这样的一个概念,那就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收获。” 听后感慨颇多,是啊,如果我能把宁教授所讲的一个个案例、概念印在脑海里,这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财富了,也许不是那么精深,但是在需要它的时候,它就一定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
所以,前文讲的罗振宇的观点就又出现了:那就是现代社会本身已经进入了一个碎片化知识的时代。

第一,人的时间在碎片化。现在我们干什么动不动就没着落,就要去摸那个手机,刷个微信,看看新闻,喝喝鸡汤什么的。这是我们的社会协作关系极度复杂化的结果,我们有太多的事情要同步运行,分头照料,所以我们拿不出整块时间了。

第二,现在的学习越来越跨界化。这件事情要是几百年前,一点都不新鲜,那个时候的学者上通天文,下通地理,因为那个时候的知识总量少。可是工业革命之后,人类的知识大爆炸,知识的负担太沉重。怎么办呢?两百年来我们找到了方法,叫分科治学,我们从中学的时候就文理分科,到了大学越分越细,分担人类的知识总量,每一个人有一个知识的金字塔,你往上爬,这辈子你爬一个塔就行了。

但今天,所有善于学习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:真正学习效率能够体现的方式,恰恰是在原来那些金字塔的中间地带。举个例子,得到App里面有个专栏作者叫王烁,他是《财新》杂志的总编辑。他就讲,现在对待知识的态度不能用农耕民族的态度了,搞一块地,在里面一天到晚的耕种,而是要用游牧民族的态度。什么意思?就是哪里水草丰美,就要向哪里迁徙,一辈子都不能停。王烁还提出来一个“ 另类二八法则 ”就是用20%的时间去了解一个领域80%的知识,然后赶紧丢掉,迅速转场进入下一个领域。也许你要说只花20%的时间搞清楚个80%,这不就叫不求甚解吗?还真不是,因为这是一个知识大融通的时代。不信看看我们身边的牛人,谁现在干的活还是他大学本科毕业的那个专业,他都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专业,反正一肚子杂货,对很多领域的知识都有强烈的兴趣,这样的人才叫牛人。

当然,这里并不是说系统化的学习不好,而是说它不适合现在一部分不搞专业研究的人,尤其作为新闻工作者,更需要涉猎更多的领域和知识。所以,碎片化知识学习是一个基本事实,我们,尤其是年轻人必须要练成一个本事,就是利用碎片化的时间拿到实实在在的知识,我们必须这样做。

好了,两个问题说完了,就得说说第三个问题了,那就是在《宁向东的清华管理学课》中我学到了什么?答案就是两个字“认知”。倒退二十年,孩童时代,在矿上读书,那时候觉得当科长、当区长、甚至当队长的都好牛,下属不听话了,就熊两句,有的甚至还动下手,通过学习,我知道了那是那个年代独有的粗放型管理方式;倒退十年,刚入职时,虽然粗放的管理已经不合时代发展了,但我仍然觉得管理不难啊,给个职位,管好下属就是了;但是后来通过不断的学习与实践,尤其是学了《宁向东的的清华管理学课》后,我发现管理学是触不到底的深海之学,更是学无止境的一门艺术。

在这门课里,我学到了管理幅度和管理层级的概念。知道了作为一个管理者到底可以管理多少人,自己的下属又可以管理多少人,如果人多了,一个人管不过来,就要分层,也只有理解好管理幅度和管理层级的概念,才有可能设计出合理的组织架构,才能产生更好的组织效率。

在这门课里,我学到了情绪管理的概念,即情绪是第一生产力。

当员工处于积极的情绪中时,他们就更愿意主动的承担责任,自愿加班,协助他人;当员工处理消极的情绪中时,他们就会倾向于敷衍了事,推卸责任,不愿意合作。而对于组织,如果领导者没有积极情绪传递的能力,也是致命的,

在这门课里,我学到了五种领导模式或领导类型的优缺点,学到了如何作一名好的下属。

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下属,不管你晋升到何种位置,都是上级领导的下属,而如果你想成为一个令上司满意的下属,达到所谓胜任的目标,核心就要记住一个观念“超过预期”“行胜于言”。

在这门课里,我还学到了很多很多,比如定价方法啊、冲突识别啊、权变理论啊等等等等,这里就不再一一列举,总而言之,在得到APP和《宁向东的清华管理学课》中,我最终学到的是认知知识和学习的方法,这也是我为什么特别感谢新闻中心领导能及时推荐这个APP和这门课,古人讲“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”,方法的掌握也许就是我最大的收获,总结出来就是五个关键点:

第一,先跟着人学,先降低我们的知识负担,它帮助我们筛选和归纳;

第二,概念,通过掌握一个一个的新概念,搭建起我们的知识框架,再进来新的信息,我们知道把它放在哪儿;

第三,缝合,信息走来过去,我不见得都记得住,但我学完后会给朋友转述或者表达,抑或写几句简短的评论,在自己的生命和知识树当中把它缝合进来,即使这些信息将来我忘了,我也知道到哪里去找它;

第四,碎片,这是下一步我提升学习效率,在这个碎片化知识时代必须要掌握的学习技巧。

第五,目标。最重要的是目标,只有目标明确,不忘初心、继续前行,我才能把知识落实为我行动的成果。

以上,这就是我小小的感悟,不足之处,还望领导批评指正!

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